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干微商当主播、开网店卖保险…戏剧人的半年待

河北国际商务信息中心 2020-07-30 00:33

  干微商当主播、开网店卖保险…戏剧人的半年“待业”脚本

  演员程悦(化名)看到日前北京市文旅局发布消息,“在有序开放、预约限流等防控措施的基础上,经属地政府同意,稳妥、有序恢复辖区内剧院等演出场所”后在朋友圈中写道“这让我又一次看到了希望!”这个“又”,源于他六月初刚刚恢复新剧目排练,因北京第二波疫情的到来被迫叫停,最近他又把精力重新放在了保险销售的兼职上。

  程悦的状态如同现今大多数戏剧工作者的缩影,等待剧场重启复工复产的同时,也在跨界做些副业维持生计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疫情期间,戏剧从业者的职业转型多集中在做微商、保险销售、房屋中介、戏剧导演转影视编剧等领域,短期性的跨界工作有如公司审计代办、送外卖、滴滴快车、教育机构网课等,此外,演出机构也在不断寻求自救与转型。尽管现在剧院得以重新开放,但涉及演出排练周期、提前售票手续、上座率无法覆盖演出成本等问题,也许线下演出大规模开放还需要等一段时间。没戏可演的日子里,戏剧人靠什么扛住生活?

  (编者注:此次采访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,涉及的演出项目、剧场,应受访者要求部分已隐去。)  

  组建“戏剧人微商” 团队

  小方与小芳是一对夫妻,从事戏剧行业。二人分别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及表演系,小方性格内敛,在疫情之前,主要工作为话剧导演,而开朗的小芳则为话剧演员。他们告诉新京报记者,和其他同行一样,在春节前,今年的很多演出项目就已确定,但目前这些项目已没有任何进展。

  小芳2012年从中戏毕业后,这八年来一直活跃在话剧舞台。这两年,不仅做演员,同时也开始向编剧和导演方向发展,做微商其实是之前就在做的副业。“就算没有疫情,我兼职也在做微商。朋友信任我,我卖出去的商品都会亲身体验,所以从分享给身边好友,到最后成为了品牌的代理人。很多人说疫情期间副业成了刚需,我就是这句话的代表。”

  尽管不算新增职业,但今年小芳做微商的心态发生了变化。“过去做微商的目的是图自己用便宜省钱,在这个基础上哪怕多挣一块钱都很开心。疫情开始后,发现自己的副业给了我其他的成就感,它能满足部分人的生活需求,甚至可以一起共渡难关。”

  在疫情期间,小芳也组建起了自己的微商团队,很多都是戏剧同行。小芳告诉记者,她平时跟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“大家现在压力都很大,如果你相信我,我们就一起共渡难关,因为没有人能比戏剧人更懂戏剧人此时此刻的恐慌。” 疫情期间一举带出了“戏剧人微商团队”的小芳,从概念上讲,她认为自己并非专业型的微商。“我现在带的团队就像剧组一样,里面既有演员,也有导演,有化妆师与舞台技术人员。大家分工明确,思路清晰,我们的故事综合起来就是一部舞台剧。”

  与小芳比起来,丈夫小方选择“跨圈”的职业其实还是在创作领域里。在得知自己年初定下的项目逐渐往后无限期推迟时,妻子小芳建议过他找点其他事情去做,“那时候也有朋友找到我,让我创作些影视类剧本,我都回绝了。”小方坦言,自己放不下戏剧人的架子,戏剧毕竟是自己比较喜欢与热爱同时也很熟悉的领域。“大概又等了两个月,内心有了动摇,这才同意帮朋友写一些影视剧本。”

  作为一名从毕业至今从业六年的戏剧导演,小方一直比较排斥“跨圈”发展。一方面源于自身的保守,另外他觉得“跨圈”之后,人脉、个人经验等方面都有劣势。但就算没有疫情,转型的议题始终困扰着小方。“随着年龄增大,有了事业与家庭的双重压力。谁都知道做影视肯定收入方面要比做戏剧理想,但作为从业多年的戏剧人,一下子撕下这个标签真的很难。”

  但小方夫妇无论换做什么工作,他们始终坚定:“随着影剧院逐渐有序开放,未来时间上分配肯定会发生改变,复工之后每天会有排练或者演出,不会像现在花这么多精力做副业。主业永远是主业,不管赚多少钱,首先我是一个演员,是一个艺术从业者。”发稿前,小方夫妇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暂停的演出项目又要开始恢复排练了,筹备数月的影视项目也开机在即,夫妇俩很高兴。

  想重回排练厅的“保险销售”

  文章开头提到的程悦是位话剧演员,近些年在舞台上出演过很多角色。疫情开始后,程悦已经定下来到四月底前的全国巡演被取消,作为演员,档期大多都是提前制定,一旦取消就意味着失业。眼看着身边的朋友有的成了微商,有的做推销理财,也有人甚至公开求职,他决定尝试成为一个保险销售。这几个月做下来,他最深刻的感受是,“在很多人眼里,艺术工作者几乎都是夜猫子,来北京那么多年,从没想过有天要早睡早起,要按照与客户约定的时间,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。”